1. <rp id="902hy"></rp>
    1. <tbody id="902hy"><track id="902hy"></track></tbody><progress id="902hy"></progress>

      <li id="902hy"><tr id="902hy"></tr></li>

        <th id="902hy"><track id="902hy"></track></th>

        <dd id="902hy"><noscript id="902hy"></noscript></dd>

        深圳口述史|陳寧:推動人工智能自學習自進化

        來源:深圳晚報 發布時間:2021-09-28

        口述時間:2021年9月7日

        口述地點:深圳灣科技生態園10棟 B座

        圖片

        陳寧

        1975年生于河北,美國佐治亞理工學院電子工程博士,云天勵飛創始人,現任深圳云天勵飛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 CEO。曾任美國飛思卡爾高級架構師、4G-LTE國際標準首席代表,曾擔任7個 IEEE國際會議技術委員會委員,擁有近30項已授權國際專利(其中13項被蘋果公司收購),發表20多篇國際著作和論文。曾獲"深圳經濟特區40年40人"、創新創業人物、先進模范人物、深商風云人物等榮譽稱號。

        選擇來深圳,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定,沒有之一。在深圳創業的七年里,我們一直在推動人工智能自學習自進化,也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協助深圳在安保、防疫、交通等領域高效工作。事實上,深圳就像一個龐大的自進化智能體,它開放、包容,創新、務實、不斷調整自己,在歷史的長河里抓住每一次機遇。

        今年云天勵飛建言的"自進化"被寫入深圳市政府工作報告,形成"鵬城自進化智能體"的概念,一方面,以人工智能助力構建數字孿生城市,實現社會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另一方面,通過應用和數據優勢,吸引人才、補齊算法和芯片短板。相信未來,以深圳等城市為核心引擎的粵港澳大灣區自進化城市智能體集群將初步形成,能引領中國邁入第四次工業革命,共同奔赴未來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

        圖片

        ▲陳寧在2020深圳人才日做演講。

        【不過幾個小時,我們的公司就注冊好了,這讓我非常驚訝,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深圳速度"?!?/p>

        美國的經歷讓我踏入人工智能賽道

        在我青春歲月的大部分時間里,我都與電子工程密不可分。

        1993年,我考到上海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后,順利留校,成為一名高校老師。

        彼時正是全球電子科技的變革時期,越往深處研究,我越是發現,科技將在未來顛覆人類生活,成為新興熱門行業。然而,同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中國在這一領域稍為落后,于是我萌生了出國留學的想法。經過考試與申請,我收到美國新墨西哥州立大學電子工程系碩士的錄取通知書,后來又到美國佐治亞理工學院攻讀博士。

        2000年秋天,我拖著兩個大行李箱,揣著幾百美元飛越太平洋,奔赴陌生的國度追逐夢想。

        在美國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后,我接到飛思卡爾半導體公司的聘請,擔任高級系統架構工程師。那時的飛思卡爾還在謀劃4G研發,我作為物理層技術負責人,搭建了第一個4G終端原型系統,掌握了核心處理器設計的全流程。在研發期間,我擁有近三十項已授權專利,其中十三項專利被蘋果公司收購。很多人都不知道,美國那只"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蘋果"也有中國人的心血和智慧的結晶。

        在美國工作期間,我深刻地感受到人類正處于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開局時刻,即人工智能時代。那時基于深度學習的人工智能技術,已經到了一個大規模產業化的臨界點,深度學習充分展現出它將極大程度地釋放機器和數據的能力。于是我找到了幾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商討,希望能抓住時代的機遇,一起創業,推動應用驅動技術的自學習自進化。

        選擇深圳收獲驚喜

        雖然中國科技的整體水平距離美國還有一定差距,但在中國,我看到了人工智能發展的契機。因為人工智能的基礎深度學習是基于海量數據的訓練,而我們擁有廣闊的應用場景,有人口的紅利,有海量的數據。

        在美國工作期間,我常常出差來深圳,很快就被這座年輕的城市所打動。"來了就是深圳人",在這里,我充分感受到深圳開放、包容的基因和文化。而且深圳到處都會見到來自各行各業的年輕人,整座城市充滿著朝氣蓬勃、積極向上的感覺。我決定,要回國來深圳扎根、創業。

        我選擇了深圳,深圳也還我許多驚喜。

        2014年8月,我去龍崗區申請注冊公司,以為至少要大半個月,沒想到深圳市為科技創新企業開辟了綠色通道。龍崗區政府還為我們提供了"全程保姆式服務":從龍崗區人才交流中心派了一個小伙子,一直為我們跟蹤服務。不過幾個小時,我們的公司就注冊好了,這讓我非常驚訝,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深圳速度"。

        【我們和龍崗警方合作,基于動態人像識別,處理器芯片技術、大數據挖掘和深度結合公安的應用場景,一起打磨了云天的第一套產品"深目"?!?/p>

        研發"深目"助力公安15小時解救被拐兒童

        萬事開頭難。公司成立之初便是尋找合適的市場。當時人工智能還處于發展的早期,很多人對這方面不太了解。我們要尋找落地的場景、要去說服我們的客戶,告訴他們人工智能將可能帶來的一些顛覆性的變化。比如當時我們告訴一些客戶,在人工智能的幫助下,我們可以實現以圖搜圖,過去依靠人力完成的工作,現在可以靠機器完成,很多客戶都覺得我們是異想天開。

        但幸運的是,我們很快找到了第一個"落腳點"。

        公司成立沒多久,龍崗區舉辦了一個技術交流會,我和團隊帶著方案參與了這次交流會,并向大家講解了人工智能。會后,深圳龍崗一位民警找到我們,說如果能把我們的技術派上用場,會對找回丟失孩子、打拐非常有幫助。民警的這番話,觸痛了我們這幫理工男內心最脆弱的點,因為我們都有孩子,對于丟失孩子的痛苦感同身受。那段時間剛好是陳可辛導演的《親愛的》電影上映,"打拐"也成為社會熱議的話題。當晚,我們就開了個會,認為第一個應用場景應該落在安防系統上,人臉動態識別加大數據分析,以圖搜圖,助力民警去尋找丟失的那些孩子。

        于是我們花了數天,弄了一個動態人像識別系統設計方案,可以開展大規模人像信息采集、搜索、布控和數據挖掘。

        當我們第一次拿著這個方案去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洽談合作時,龍崗公安分局的領導很是認同,他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款智能產品來化解監控視頻的壓力。此前深圳路面監控視頻的采集和播放基本都是由人工操作的,成千上萬的監控攝像頭給人工監測帶來了巨大的挑戰,而我們這個方案,解決了過去的痛點。

        借著這個契機,我們和龍崗警方合作,基于動態人像識別、處理器芯片技術、大數據挖掘和深度結合公安的應用場景,一起研發云天勵飛的第一套產品"深目"。

        人工智能技術的工程化落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根據場景的需要做大量的調整。比如說,此前城市的攝像頭架設的位置都比較高,高的好處是單個攝像頭可覆蓋的范圍更大,但弊端是無法拍清楚個體。當時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深圳滿大街跑,去找合適的攝像頭點位,并且把攝像頭的架設高度下降到3米,因為只有把攝像頭的高度降下來,才能夠捕捉到更多的細節信息,這些細節信息才是對警方偵破案件有幫助的。

        另外,在戶外,光照、拍攝角度等環境因素的變化難以預測,這和實驗室中的環境是兩個極端,加上云天勵飛面對的是自由移動的人、車等目標,要摸索出人工智能技術在這樣復雜環境中的應用方法,確實是一個難題。

        圖片

        ▲2015年,陳寧 (右一)與同事在街頭調試攝像頭。

        因此在研發的過程中,我們只能不斷試錯、不斷糾正,再逐漸從經驗中摸索,最終打磨出了"深目"這套產品。

        "深目"在2016年初在深圳龍崗公安分局小規模上線,從前端108個抓拍相機到后臺11臺搜索引擎,到搭載云天深目1.0系統,再到2016年下半年升級到3000個前端的抓拍相機。

        上線一年多的時間,它協助公安破獲4000余起案例,涉及刑偵、緝私、打拐、反恐等各個警種的應用領域,找回多名失蹤兒童,將深圳龍崗打造成為全球"基于人工智能的安全示范區"。

        尤其是2017年除夕,公安機關接到拐賣兒童的報案,通過"深目"系統落地查詢軌跡成功鎖定犯罪嫌疑人。從除夕前一天男童被拐帶,到第二天除夕從武昌火車站解救回來,送回了父母的懷抱,整個過程耗時不到15個小時。這讓"深目"聲名遠揚,也讓很多人終于相信,人臉動態識別技術已經成熟,人工智能的時代要來臨了。

        后來,這套系統從龍崗區向深圳全市推廣,繼而在北京、上海、杭州、武漢等全國20多個城市,逐步推行商業化落地應用。

        【我們在用科技的力量,幫助防疫工作更加人性化,更加法治化?!?/p>

        保持初心研發芯片

        我們是少數在創業之初就提出要做自研芯片的企業,芯片是一個周期長、風險高、投入大的事情,加上當時云天勵飛是一支人數不多,純技術背景的海歸團隊,很多資本都不敢冒這個險。

        我們想做的不是單純的芯片,而是面向場景的芯片。所以第一步我們想要做到數據、算法和應用能夠真正和場景結合,打造一套業務系統之后,用業務定義芯片,反哺場景。

        隨著我們找到了安防這個落地場景,并且用一年多的時間打磨出了第一款產品,我們也用行動一步步證明了人工智能和安防場景結合的可行性,以及 AI和安防結合可能釋放出的千億級市場。在2017年,我們決定自主研發芯片。

        從2017年7月15日到2018年8月16日,經歷397個日夜,云天勵飛深度學習神經網絡處理器 DeepEye1000終于一次性流片成功。經過不斷測試,云天初芯 DeepEye1000成功誕生。

        圖片

        ▲2018年,深圳云天勵飛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喬遷至深圳灣科技生態園。

        在此后的13個月里,我們圍繞這顆 AI芯片,完善了從端到云的開發服務能力,讓合作伙伴有能力在一個月時間內,基于云天的芯片和云端的服務"從無到有"開發出一款產品。我們想打造端云協同的 AI生態。

        算法、芯片、數據、應用,只有這四大要素形成閉環,人工智能技術才能更好、更快地發展、迭代。我們之前已經有自研算法、大數據分析的能力,在安防等領域落地了應用,DeepEye1000彌補了我們在芯片方面的空白,有了 DeepEye1000之后,我們可以利用這個四位一體的閉環,全方位推動人工智能技術向自進化、自學習演進。

        不再局限于安防領域,云天初芯 DeepEye1000面向八大場景,分別是:智能安防、新商業、智慧交通、智能制造、智慧倉儲、智能家居、機器人和智能超算。針對不同場景和生態,云天勵飛提出"星云計劃",攜手??低?、優必選科技、深圳超算中心、阿里巴巴平頭哥、TCL、京東、深圳巴士集團、邁德威視等8家首批合作伙伴,在可探索的領域尋找合作機會,加速 AI向產業滲透。

        用 AI為抗疫提供解決方案

        2020年,新冠疫情的發生影響到了我們每個人的生活,也影響了云天勵飛的團隊。

        那一年的大年初一,我們核心的研發團隊就已復工,開會討論如何用 AI技術幫助疫情防控。大年初五,我們已經在深圳北站實地調研。當時我們提出防疫一定要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這樣的三個核心步驟,所以從春節期間,我們就基于人工智能包括人臉識別算法,自然語言處理等這些核心的能力,推出 AI測溫設備。很快,我們的 AI測溫產品部署到全國各地,2月底,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云天勵飛作為深圳的代表受到了表揚,這讓我們深感自豪。

        但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我們發現單點的測溫作用有限,于是開始思考是不是能夠將所有測溫數據上傳到統一的平臺,織成測溫一張網,記錄所有測溫數據,并觀察區域測溫數據變化趨勢。

        有了測溫一張網后,我們覺得還缺了點什么,因為測溫網只是反應了群體溫度變化的趨勢,但并沒有和具體的業務相結合,沒有和業務結合,就難以挖掘更多數據背后的價值。于是我們以藥品購買登記這個行為為切入點,將藥品購買記錄與個人測溫數據關聯,再以此為基礎打通其他近20個業務部門的系統,形成了全市的疫情防控監測與數據分析平臺,助力城市常態化疫情防控工作。

        深圳常態化疫情檢測大數據分析平臺雖然在逐步探索的過程中,但是它已經一步一步地在發揮作用。這也是為什么深圳的防疫工作是非常高效的,因為我們在用科技的力量,幫助防疫工作更加人性化,更加法治化。

        【在歷史的長河里,深圳不斷地調整自己,就像一個龐大的自進化智能體,這樣的精神也傳遞到每一個在深圳打拼的人?!?/p>

        推動形成"鵬城自進化智能體"概念

        目前我們已經向科創板遞交注冊稿,上市是企業漫長發展歷程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會讓更多人關注到我們。對于公司的發展而言,上市不僅鞭策我們去完善公司的治理,也給公司未來的發展提供了更多的支持。

        來深創業7年,深圳每天都能給人新鮮的感覺,尤其是在保障創新方面,深圳總是能夠給人驚喜。比如深圳在全國率先立法規定基礎研究資金投入;《深圳經濟特區數據條例》是國內數據領域首部綜合性立法。這些制度和條例的創新,都高瞻遠矚地為深圳的良性創新環境保駕護航。

        去年我有幸入選"深圳經濟特區40年40人"。大會后,我曾說過:深圳是全國最適合海歸創業的城市,沒有之一;回國創新、來深創業,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定,沒有之一;粵港澳大灣區是全球最有潛力的人工智能創新先行區,沒有之一。

        開放、包容、創新、務實是深圳的基因,在歷史的長河里,深圳不斷地調整自己,就像一個龐大的自進化智能體,這樣的精神也傳遞到每一個在深圳打拼的人。今年云天勵飛建言的"自進化"被寫入深圳政府工作報告,形成"鵬城自進化智能體"的概念,一方面,以人工智能助力構建數字孿生城市,實現社會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另一方面,通過應用和數據優勢,吸引人才、補齊算法和芯片短板。相信未來,以深圳等城市為核心引擎的粵港澳大灣區自進化城市智能體集群將初步形成,能引領中國邁入第四次工業革命,共同奔赴未來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